红色人物

当前位置:主页 > 红色人物 >

88岁老革命郑心凯:抗日烽火狼烟 为革命出生入死

文章来源:未知 更新时间:2019-02-08

88岁的老党员郑心凯老人精神矍铄。 海南日报记者 宋国强 摄

郑心凯任保亭宣传部长时与家人合影。 侯赛 翻拍

郑心凯与家人80年代合影。 侯赛 翻拍

1960年郑心凯与妻子合影。侯赛 翻拍

    “送郎送别到后山坡,只见脚迹一行行;送郎送到那战场,冲锋杀敌勿动摇。郎你救国保家乡,在家有我顾爹娘;抗日胜利回乡看,全家团圆乐洋洋。”一首抗日民谣,唱出了一幕幕历史片段……88岁高龄的老革命、老共产党员郑心凯就是伴着这首歌谣成为一名共产党员,走上了革命道路。

    6月16日上午9点,郑心凯老人撂下手中的电话,立即起身与记者“接头”,联络信物是他手中拿一本书。不一会儿,一位满头白发,身穿军绿色短衬衫的老人,迈着矫健的步伐朝记者走来,手中还擎着一本书,遮挡着头顶的烈日。一见面,一双粗糙有力的手就紧紧地握住了记者的手,这种革命同志的问候方式,仿佛将场景又拉回到革命岁月……

    革命人可以悲伤

    不能流泪

    谈起自己的革命生涯,郑老记忆的风帆又驶回了家乡——文昌南阳乡。

    战火、杀掠、扫荡……战争残酷的一幕幕,无时无刻不在他的儿时记忆里上演。1927年出生的郑心凯,就是在烽火狼烟中长大的。

    “我的家乡文昌南阳乡,一个只有3千多人口的小乡,为国捐躯的英雄有300多人,惨遭杀害的群众2000多人,他们用血肉和生命铸造的历史丰碑,是血染的风采,是厚重的革命史诗,因而南阳乡被誉为海南的‘小延安’,是琼崖有名的抗日模范乡。”郑老万分激动地跟记者讲述着红色记忆里的家乡南阳,眼中充满了悲怆和激昂。

    1939年2月,日寇侵琼。日军占领文昌县城后,战火很快燃烧至南阳乡。南阳乡迅速投入全民抗战。土改革命时活跃的战士,把枪口对准了日寇。“那时候,妻子鼓励丈夫,父母鼓励孩子上前线。”郑心凯说,拥有120多人,90多条枪的文昌第一支抗日武装南阳乡抗日游击中队,在群众的呼声中建立起来。

    南阳乡当时有53个自然村,其中22个村就有党组织。南阳乡建立地下的联络站有五、六处,其中一处就在郑心凯岭仔村的老家。郑心凯小时候常听他的养母李月琼讲述,从1926年至1938年,他们家的联络站主要负责接待从琼东(现在的琼海)到文北的地下工作人员。

    “冯白驹、王伯伦、符荣鼎、肖焕辉等老革命家都在我家住过哩!”郑老对自己出生于这样一个革命“堡垒户”感到无比自豪。

    郑心凯的父亲早年参加琼崖工农红军,1928年在战斗中牺牲,当时他才1岁多。5岁时,母亲改嫁,他便成了孤儿。失去亲人的郑心凯只能把家仇化为抗日的动力,把眼泪吞进肚子里。“我告诉自己,我已经是参加革命的人了,可以悲伤,但不能流泪,不能被击败。”少年时代的郑心凯浑身沸腾着革命的血液。

    14岁少年

    藏匿日军重机枪

    革命的道路充满着血雨腥风,回忆起战争岁月,郑老不胜唏嘘,他家乡的小村庄、自家的房子、美满的家庭都被日本侵略者烧毁。

   尽管儿时亲眼见证了亲人惨遭杀戮,然而不到14岁就参加革命战斗的郑心凯却从不畏惧生死。问他这种不怕牺牲的胆量哪里来?郑心凯说,当时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打死一个够本,打死两个赚一个,要跟敌人死拼到底!

    对于郑心凯,摆在他面前的从来就只有一条出路,那就是革命到底,斗争到底,他已经时刻做好像亲人一样,为革命献身的准备。

    郑心凯永远忘不了第一次参加革命的经历。他翻开一本小册子,翻到有关“一挺重机关枪”的那一页。1941年7月,一挺从日军手中缴获的重型机关枪被送到了南阳乡。考虑到携带重型武器不利于开展游击战,南阳抗日游击队决定,将之藏之深山,待恰当时机再拿来杀敌。然而,这么大一挺重型机关枪由谁来保管呢?部队领导再三考虑,认为南阳乡儿童团团长郑心凯是最好的人选。

    在抗战的浪潮里,年纪幼小的郑心凯很早加入了革命工作。14岁,他就当上了南阳乡(今文昌市文城镇南新村、南联村一带)的儿童团长。郑心凯人虽小,但很机灵,又敢担当,于是,部队首长找来郑心凯谈话,他愉快地接受了收藏保管任务。

    “我也不知道当时哪来得这么大的胆子,总之组织让我干,就算牺牲也不怕!”郑心凯告诉记者,接到任务的当天晚上,他就领着送机关枪的战士,将重机关枪扛到村子后边的山洞里藏匿起来。平日里,他还经常溜进山洞里瞧瞧这挺重机关枪,有时还用干净的布条擦拭,或给枪上上油,悉心呵护着这挺重机关枪。

    谁也没想到,就是这挺重机关枪在日后著名的大水战斗中发挥了重要作用。1942年1月,著名的大水战斗打响了,为攻破国民党顽军固守的阵地,总队便派人到南阳乡找到郑心凯取回了这挺重型机关枪,及时发挥了它的威力,赢得了大水战斗的胜利。

    烽火狼烟送情报

    出生入死为革命

    1942年,郑心凯15岁便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跟着部队参加战斗,负责情报工作。

    1943年,郑心凯从逃生出来的邻村村民口中得知噩耗,辛苦将他带大的伯母和姑妈被日军杀害。“死不见尸。我去找她们的尸体,却找不到她们在哪里。”郑心凯欲哭无泪地说,他的祖母为了躲避日军,在河边挖了一个地洞,和另一位亲戚住在里面,也惨遭横祸。

    “她说住在河边,如果敌人发现她就跳河。我十天八天回来看她一次。”郑心凯说,没想到祖母果真被敌人发现了。“她们都跳了河,亲戚活下来了,祖母却不知道哪里去了。”

    缺衣少粮,武器装备落后,药品稀缺,困扰着当时的南阳抗日游击队。郑心凯的任务也越来越重,先后任乡抗日民主政府助理员,乡总支委员、乡总支书记、中共区委委员、乡民主政府乡长。
 

1944年,在取情报的路上,郑心凯被国民党军开枪打中右手手掌,右手的三个手指根部被子弹打穿,由于缺乏足够的医疗条件,只能就地用树叶和盐巴止血,腐烂严重就找来草药。直到如今,郑心凯老人的手指仍无法自如张开,行军礼时手指无法伸直。

    战斗中的负伤还是不幸中的万幸,死亡的威胁时刻发生在他身边。1945年,郑心凯18岁,在文昌翁田的一次反扫荡任务中,他被两股日本小分队围困在一片稻田中。当时作战条件非常艰苦,每个人手上只有2颗手榴弹,又都是分散作战。孤身一人的郑心凯临危不乱,被敌人发现后,他立刻引爆手榴弹,在弥漫烟雾的掩护下,得以侥幸逃脱,捡回一条命。

    往事惊险的一幕幕,是常人所难以想象和体会的。而如今郑心凯老人讲起来却语气显得坦然,在他看来,也许这些惊险、负伤甚至牺牲,在当年都如茶米油盐一样的平常,只是他革命生涯中的一段段小插曲而已。

    解放后,在组织任命下,郑心凯开始从事教育工作。他坦言道,组织任命之前曾征求过他的个人意见,当时他并不情愿。他认为,让一个学历只有小学四年级的人来管教育岂不是会让人笑掉大牙。但当得知组织没有跟他开玩笑,而是深思熟虑后的决定后,他郑重接受了这份艰巨的任务。

    为了完成组织交给的任务,郑心凯每天坚持高强度的学习,提高文化水平,看书读报已经成了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直到今天,郑老依然把学习当成铁一样的纪律任务来遵守,退休后,他订了19种报纸杂志,每天往返于家与小区传达室之间。

    本网站为非盈利的公益性网站,部分内容系来自网络,转载其它网站文章旨在传播更多红色爱国信息。本网站中的文章及相关资讯内容(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网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版权所有:中国神州红色书屋
全国统一客服电话:010—63718626
京ICP备11000000号-2
技术支持:无忧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