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红色文化

当前位置:主页 > 传承红色文化 >

我们为什么要提倡红色文化?

文章来源:民生文旅 更新时间:2019-03-31

历史如长河,文化似山峰。


没有文化的历史,是平淡而孤寂的历史。


中国近代史是历史长河中最汹涌澎湃的部分。中国近代史的关键部分是中国共产党,因此红色文化便相伴而生。


中共是中国历史的焦点与节点,展现出来的文化就是红色文化。
 

 

 

公众理解的红色文化,很大一部分是中共历史人物走过的地方、干过的事。而诞生发展于历史焦点上的红色文化,实质上更像中国近代史的 枢纽,可以沿着空间轴拓展,也可以沿时间轴延伸,本身具有自洽特性,又能和古今中外其它成分兼容。

 

从地缘上看,中共最初的红色基因留在上海等大城市。因为中共原本目的是要以工人为革命主力赢得胜利,如同苏联那般。

 

但近代中国落后的本质就在于工业力量薄弱,工人阶层力量弱小。所以中国革命先天注定无法完全依靠工人获胜。因此在革命年代,中共在大城市留下的只是红色基因。

 

中共一大旧址

 

上海等大城市的红色文化,属于基因文化部分。

真正的革命史诗,从乡村展开。

 

近代中国仍然是农业社会,最大的族群是农民。古往今来的中国国情就是,想要有所成就必须把农民发动起来,必须想办法满足农民的诉求。

 

国民党清党之后,共产党内的毛泽东和周恩来等人意识到中共的缺陷和短板。中共开始从城市走向农村,创造性实施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因为农村有中国最大的群落——农民。而江西,就是中共和农民融合的地方,所以最终成为红色摇篮。

 

江西的红色,实际上是摇篮的颜色。要理解摇篮中的中共,必然要去江西。

 

江西自古为华夏腹地。然而除了宋朝政坛和文化圈的“江西帮”之外,江西在中国历史上的存在感并不算很强。然而在近代,共产党诞生之后,加足了江西的存在感。所有中国的红色,以江西层次最为鲜明,元素最为丰富。

 

江西之于中共,是摇篮。而中共在江西,则是在摇篮里写下史诗。因此在江西展现出来的红色文化,属于史诗文化。

 

 

但中共在江西的史诗也没有写到最后。因为史诗固然精彩,但摇篮承载力本身有限,原因有三个:其一,江西地缘辐射范畴有限;其二,江西距离国民政府的大本营江浙太近,对于蒋介石来说如芒刺在背,寝食难安;其三,博古等知识分子认死理,不顾中国现实,唯共产国际之命是从。

 

于是第五次反围剿失败,中共被迫实施长征战略大转移。

 

 

 

 

长征的本质在于渡劫,或者说凤凰涅槃,大浪淘沙,属于生与死的考验。

 

在生与死的边缘,一边是生,一边是死,一步走错即为死地。凡是经历不起这种考验的组织、国家,甚至是种族,都消失在历史尘埃里;只有通过考验,才能成就伟大。中共长征遭遇多重艰难险阻,从湘江战役惨败,到张国焘对中央不满而擅自南下,每一步都险象环生;但中共一一克服,才实现涅槃。整个长征,诠释出来的是红色涅槃文化。

 

涅槃之后,便是腾飞。

 

红色文化的腾飞部分大致可分两个层面:主干层面和枝叶层面,或者说战略层面与战术层面。

 

战略层面在陕北。

 

 

华夏文明主要起源之一,便是黄河流域的黄土高原。

 

延安所在的黄土高原边缘的河套地区,也就是“几”字型黄河的大弯所在。在中原大统一政权建立以后的年代,河套地区是北方游牧民族和南方农耕政权反复争夺的焦点。如果游牧民族占领了河套,意味着拥有了足够的粮食,就有继续发展壮大的资本,农耕政权就会饱受侵袭之苦;如果农耕政权保有河套,则说明境内安宁,经济鼎盛。

 

在上古时期,河套地区就是四面八方各个民族、氏族汇聚交流的交通要地。其中有两支主要族群,分别是来自西方黄土高原的“原始西羌”族,以及来自东方黄河中下游平原的“原始东夷”族。这两支族群在黄帝和炎帝的带领下相互融合,构成了华夏民族。

 

从字型上看就可以理解,西羌是打西边来的一群放羊人,东夷就是打东边来了一群持弓人,分别表示这两大族群的主要生产方式:游牧和渔猎。在炎黄的年代,原始的农业刚刚出现,黄帝的老婆嫘祖发明养蚕、纺织,炎帝(神农氏)则干脆就是一个老农。统治者都是生产气息十足,走群众路线,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华夏族的祖先就是这么接地气。

 

谁是生产能手、劳动模范,让大家穿得更好,吃得更饱,当然也得能打仗,谁就当老大,就具有统治合法性。工农兵路线,自古就是华夏民族的悠久传统。

 

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什么后羿射日、精卫填海、大禹治水、夸父追日、愚公移山,全都是战天斗地,激情四射的这种类型,反映了华夏民族改天换地的伟大气魄。神也得规规矩矩的,要是七搞八搞,比如说十个太阳都跑天上瞎胡闹,我就敢射九个下来。西方文明的典型代表——犹太人的圣经故事中,人就是神操控的傀儡和绵羊,信神就有各种好处,不信就降下各种灾祸,人只能被动的默默承受。

 

 大禹治水

 

华夏民族生于天地之间,不怨天尤人,不悲观彷徨,困难再大不折腰,问题再多自己扛。圣经故事中,人碰到任何问题,都是找神求助,神让干嘛就干嘛,让杀儿子献祭就得杀,眉头都不能皱一下,否则就是心不诚。类似的神棍要是放在东方,就被西门豹扔到河里去了。同样是大洪水的传说,中国人就是英雄人物带领群众治水,而犹太人的圣经传说就是依靠神来拯救,躲在方舟中独活,任凭其他人被洪水吞噬。

 

诺亚方舟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 也不靠神仙皇帝

要创造人类的幸福 全靠我们自己”

 

为什么中国人对马克思主义这么亲切?《国际歌》中的歌词,原本就写在中国人的血脉之中,所以才能引起中国人的强烈共鸣!

 

五千年物换星移,华夏文明创造出灿烂的文化,然而在近代陷入历史低谷,列强轮换上门送羞辱;更有日本狼子野心,试图灭亡华夏而后快。

 

生死抉择关头,共产党的红色文化和陕北的黄色基因融合在一起,在这华夏文明的源头,给华夏文明注入崭新血液,焕发出澎湃的生命力,给中华民族带来历史性转折,从而在文明史上留下一块独特的红色革命圣地。

 

 

初到陕北的中共中央和那个时代一样,残破而疲惫。然而中共很快在黄土高原落地生根,并且通过“西安事变”推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形成。强大的侵华日军就如同难以驯服的黄河水患,华夏先民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共同驯服黄河,共产党则建立广泛的抗日统一战线,击败日本侵略者。

 

整个抗日战争期间,共产党在极端艰苦的敌后战线发展壮大。延安成为中国抗战时期的中枢神经系统之一。此后国共第二次内战,延安作为中国最重要的大脑,指挥解放军横扫千军如卷席。

 

中共中央在延安十多年的时间,那里汇集中国最杰出的政治家、最出色的统帅、最勇猛的将军与士兵,还有优秀的经济学家和诗人。他们一起奠定共和国的根基,构建共和国的框架,成为那个时代以及之后时代的大脑与心脏。

 

按照农村包围城市的原则,枝叶部分则由延安散出,开向山西、山东、东山、江苏、安徽等等。其中典型便是扩散到山东的红色。

 

上海、江西、陕北这些地方都曾是中共中央所在地,都发表过纲领性文件,起到全国统筹作用,战略决策为主。而山东等地偏向于战术执行。

 

何为战术执行呢?简单说,就是不论处于什么样的战略状态,都要考虑最现实的进攻和防守。比方说最著名的地道战和地雷战,实际上就是攻防两种形态。

 

地道战属于防守形态,地雷战处于进攻形态,虽然都很原始,但确实因地制宜,采用合适的策略攻防。实事求是、因地制宜,也是共军战术特色。中共在山东的战术层面主要体现在两个阶段。

 

阶段之一:抗日战争时代敌后根据地建设。

 

中共完成长征之后,从陕北向全国开枝散叶。此时日本步步紧逼,试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征服中国。综合局面叠加之下,共产党性需要向敌后建立根据地。山东因为其自身重要性,成为共产党开枝散叶的主要目标之一。

 

阶段之二:抗战胜利之后,与国军战略决战。

 

山东地理位置决定,古往今来任何历史更迭都是绕不过的坎。不论由北向南历史大趋势统一,还是由南向北历史逆历史潮流而动,都绕不开山东。因此国共战略决战,山东至关重要。中共的枝叶从陕北扩散到山东之后便生根发芽,随后便枝繁叶茂,接着便又向它处(如东北)开枝散叶。

 

中共在东北的红色有悠久传统,然而决定成败的关键则发生在国共战略决战时代。当时中共依靠简陋的装备争分夺秒去抢占东北,山东根据地就成了跳板和后勤基地。共产党在东北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山东根据地的成功。

 

 

中共在东北根据地建设,又在战术层面把自身特色发挥到极致。

 

因此中共在东北的红色,犹如最锋利的尖刀,在最关键的部位把国民政府政权肢解。

 

当国共在东北决出胜负,林彪统帅百万大军从山海关入内,意味着国民政府在大陆的统治即将进入倒计时。

 

中共在东北红色是锋利的战术性尖刀,但并不是唯一的红色尖刀。

 

华东的陈毅、粟裕,是中共在战术层面另外一把红色尖刀,在华东和中原地带给国民政府致命打击。国共决战之初,蒋介石对红色解放区全面进攻;粟裕在苏中七战七捷,从军事上瓦解国军战略进攻。

 

国共决战的关键时刻,辽沈战役和平津战役之间,淮海战役从中部解决蒋介石嫡系,为摧毁国民党政权的另一场关键。

 

另外一把红色尖刀是刘伯承和邓小平领导的中原野战军。千里跃进大别山之后,相当于在国民党心脏旁边放一颗钉子,时刻威胁到共统区核心地带。

还有彭德怀在西北等等,都是战术层面的红色,都是终结国民政府统治的利器。

 

中共的胜利,仅仅是因为政治和军事上技高一筹吗?

 

不不,更重要的因素是,政权到底是服务一小撮精英的利益,还是服务人民群众的利益?到底是为了国家民族的独立自强,还是为了少数人的醉生梦死?这些因素才决定了人心向背,天命所归!

 

淮海战场上无数小推车,已经说明了一切!

 

 

红色文化不仅局限在政治与军事领域,还有经济和科技领域。

 

要说经济领域的账,也是一个大账本。中共诞生那会,中国是一个落后的农业国。中共建国那会,中国还是一个落后的农业国。

 

什么概念呢?就是工业产品极度缺乏,很多人缺乏基本的物质需求。现阶段中国也还有这样那样很多问题,但已经拥有全部工业产业链,工业产值排名世界第一,而且超过了二三四名美国日本德国的总和。

 

再说说科技,同样是一本大账本,从当初洋抢洋布等各种洋货到如今飞船上天、高铁飞驰、航母下海、蛟龙下深海,每一步都是科技进步。此外还有相应的哲学、思想、文学等等,都属于红色文化范畴。

 

中国共产党的政治路线,与华夏民族悠久的文明史和灿烂的文化是联系在一起的,是与华夏民族的先祖炎黄是站在一起的,是与人民群众站在一起的,具有五千年生生不息的强大生命力。

 

当代地球文明的冲突,实际上就是东方大陆型文明和西方海洋型文明竞争,碰撞,交流,融合的过程。西方文明以排斥和分裂为主流,是开枝散叶,这也成为西方海洋型文明的主要特点;华夏文明形成过程,是百川归海,以融合和共生为主流,这也成为东方大陆型文明的主要特点。

 

红色文化,其实就是华夏文明精神内核的继承和发展。“不忘初心,方得始终”,我们发扬红色文化,不仅仅是为了建设更美好的中国,也是为了构建全球人类命运共同体而奋斗!

 

人类文明在开枝散叶之后,最终还是要百川归海!




 

    本网站为非盈利的公益性网站,部分内容系来自网络,转载其它网站文章旨在传播更多红色爱国信息。本网站中的文章及相关资讯内容(包括转贴文章)的版权仅归原作者所有,若作者有版权声明的或文章从其它网站转载而附带有原所有网站的版权声明者,其版权归属以附带声明为准。
 版权所有:中国神州红色书屋
全国统一客服电话:010—63718626
京ICP备11000000号-2
技术支持:无忧网络